主办:佛山市知识产权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典型案例

专利能否拯救柯达

源自:中国知识产权网络版    更新时间:2012-04-13 09:11:06

  虽然柯达此次申请破产保护并非真的消失,但对于这个创造了百年品牌的神话,人们还是不禁惋惜,毕竟他曾轰动世界,并引领行业近百年。

  如果问,你用什么拍照?相信答案里五花八门,从专业版的几万元单反相机,到千元左右的卡片机,乃至无处不在的手机,让太多人迷恋上了摄影,也让摄影变得如此地容易。而在数码产品日日新的时代,鼻祖柯达却没了身影!

  “你按快门,剩下的交给我们!”对于曾经迷恋柯达的摄影爱好者而言,闻名世界的大众摄影之父,柯达公司的创始人乔治·伊士曼的这句话曾和柯达一样闻名遐迩。但在今天,在百度上敲上“柯达”二字,我们看到的是“破产”。

  2012年1月19日,挣扎了多年的柯达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在纽约依据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提出破产保护申请。虽然柯达此次申请破产保护并非真的消失,但对于这个创造了百年品牌的神话,人们还是不禁惋惜,毕竟他曾轰动世界,并引领行业近百年。

  无法超越的巅峰

  在今天,当我们想要购买相机的时候,柯达很难作为我们的首选,甚至很难成为考虑的对象,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惊讶的是柯达还生产相机!“他难道不是生产胶卷和相纸的吗?”是的,当数码相机还没有普及到如此程度时,谁家的相册里没有柯达的相纸呢。在我们还在冲洗胶卷的年代里,谁又没有买过柯达胶卷呢。现在我们会说,柯达,你OUT了!但曾几何时,柯达不仅轰动了世界,还创造了令人敬仰的品牌!

  乔治·伊士曼不仅是柯达公司的创始人,同时他还发明了第一台自动照相机。1854年7月12日,伊士曼出生于美国纽约州的沃特维尔,家境贫寒的他,14岁开始辍学帮母亲分担养家的责任。

  1878年,伊士曼发明了一种涂有一层干明胶的胶片,1879年,年薪800美元的伊士曼花94美元买了一套照相器材,这其中包括照相机和显相设备。此后,他便对摄影着了迷。他每天下班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头钻进自己的研究中,家里的厨房成了他的实验室,他买来各种化学试剂做着各种试验。同年,伊士曼又发明了一台乳涂敷机。

  1881年,27岁的伊士曼用他多年积蓄的5500美元作为资金,在罗切斯特创立伊士曼干板制造公司,这就是柯达公司的前身。

  1 886年,伊士曼又研制出卷式感光胶卷,即“伊士曼胶卷”,结束了用湿漉漉的、笨重易碎的玻璃片做照相底片的历史,从此伊士曼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在照相机的改进上。1886年,他研制的新式照相机诞生,这是人类历史上一项伟大的发明!1888年,伊士曼推出了柯达盒式相机,使相机走入寻常百姓家,同时“柯达”也成为摄影的代名词。

  1892年,伊士曼将公司的名称改为伊士曼-柯达公司,因为“KODAK”的发音听上去很像相机的快门声,所以伊士曼将自己发明的相机称为“KODAK”。1895年,柯达公司将每部售价5美元的口袋式照相机投放市场,从而轰动了全世界!

  美人迟暮

  从轰动世界开始,柯达开始了他百年的历程,铸就的辉煌不胜枚举。1900年,柯达公司开发出售价1美元的勃朗宁盒式相机,使相机变得更灵活方便。19世纪末,伊士曼大举进军国际市场,在德、法、意等国家设立了销售机构,相机开发带动着胶卷销售,柯达取得了巨大的市场回报。1908年,柯达的全球雇员超过5000人,1930年,柯达占全球摄影器材市场份额的75%。

  1891年,托马斯·爱迪生借助伊士曼的力量开发出软胶卷,并发明电影摄影机。与此同时,柯达公司借机进军电影胶片市场,并将垄断地位保持至今。1895年,德国物理学家伦琴在做实验时,意外发现了一种能穿透物体的射线,现在被我们称之为X光射线。他通过这种射线,用柯达胶卷拍摄了自己妻子手部的X光射线图片,次年,柯达推出拍摄X光的相纸。二战中,柯达又开发出能检测原子弹辐射的特殊胶片。1966年8月23日16点35分,随月球轨道1号探测器进入太空的柯达胶卷,拍摄出首张地球深空照片。

  在如此多的巅峰成绩的同时,柯达无疑也获得了巨大的利益。1996年,柯达的海外销售额达到21.5亿美元,至2002年,增至128亿美元。柯达发明数码相机的同年,他垄断了美国90%的胶卷市场以及85%的相机市场份额。

  1930年至2004年64年间,柯达是由美国工业巨头组成的“道琼斯三十种工业股票”的成员之一。在1976年,柯达占据了美国市场90%的份额。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则说:“柯达为其总部所在的纽约罗契斯特市培育了至少两代富庶的中产阶级”。

  但美人终会迟暮,131岁的柯达也不例外。20世纪90年代,世界迅速进入数字时代,胶片工业迎来了末日。柯达也在努力跟上时代节奏,但终究被甩在了后面。2001年,在美国数码相机市场,柯达依靠每售出一部数码相机便亏损60美元的“坚强”支撑下,才使得销售额仅次于索尼列第二。2007年,柯达数码相机份额下滑至9.6%,排名市场第四;2009年份额下滑至7%,排名跌落至第七。而在2004年后,除了2007年有所盈利外,其余无一例外都是亏损的,2010年亏损额达到6.87亿美元。

 2009年,柯达克罗姆胶卷宣布停产,最后一卷克罗姆胶卷演绎了柯达轰动一世,绚烂的尾声,因为史蒂夫·麦科里使用这最后一卷罗姆胶卷拍摄了众人皆知的《阿富汗女孩》,算是为柯达的克罗姆胶卷画上了美丽的结束符。

  2012年1月4日,柯达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通知,将面临被摘牌的风险。1月19日,柯达正式提出申请破产保护。131岁的柯达,或许用不了创造品牌和维系品牌这么久的时间就会被人遗忘!

  专利能否拯救柯达

  当我们都意识到数码时代来临了,并且气势磅礴、风风火火地袭击了整个地球时,难道柯达就没有意识到吗?当然,他一定意识到了,只是现在看来,速度导致了柯达与市场擦肩而过,并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2011年,柯达数度传出破产传闻,在宣布破产申请前,柯达的平均收盘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位于1美元以下,纽约证券交易所对此发出警告,如果未来6个月内股价无法上涨,则有可能退市。而在其1月19日提交的申请文件中显示,柯达的现有资产为51亿美元,但是债务已经达到了68亿美元。对于申请破产保护,柯达公司称此举将加强其美国及海外资产的流动性,将非战略知识产权商业化,妥善解决遗留负债问题,专注于最有价值的业务。

  柯达下一步要做什么?柯达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Antonio M. Perez表示,“柯达正采取激进措施来完成企业的重组。同时,我们已建立了自己的数字业务,并已成功退出一些传统领域。我们关闭了13家制造厂,130个加工实验室,从2003年以来裁员总计4.7万人。我们必须进一步改革我们的成本结构并出售非核心知识产权。柯达期待着与我们的股东一道将柯达转变成一个高效、世界级的数字影像与原材料科技公司。”

  是的,柯达必须改变,这样的改变或许应该发生在10年甚至更早前,但柯达却错过了,而代价竟是如此惨重。但百年的柯达走到申请破产保护时,改变是否能够拯救柯达?

  Antonio M. Perez认为:“第十一章破产保护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优化我们的两大技术资产。其一是我们的数字捕获专利,这一技术可广泛用于移动与其它消费者电子设备来捕捉数字影像,自2003年以来,这些专利给柯达带来30亿美元的授权营收;第二个是我们打印与沉积技术,这些技术在我们发展数字业务时给了我们很大的竞争优势。”

  的确,柯达开始利用自己的专利,这或许是其下一步运作的前奏。据法院文件显示,柯达公司为获得花旗银行9.5亿美元的破产贷款,需要在6月底之前拿出拍卖数字影像专利组合的计划。而在忙于破产申请的同时,柯达还在全球忙于专利诉讼。

  2012年1月初,柯达对苹果公司、宏达国际(H TC)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指控它们的手机、平板电脑产品上的图像传输功能侵犯了柯达的专利。之后,柯达又对竞争对手富士胶片提起诉讼,指控其数码相机侵犯其图像记录和处理方面的专利。而1月18日,柯达又再一次就专利侵权向三星提起诉讼,称其包括Galaxy Tab在内的平板电脑产品侵犯该公司专利。而在此前,柯达就曾因三星手机侵犯其数码相机的专利技术而控诉三星,柯达因此获得了5.5亿美元的和解费。

  柯达利用手中的专利对相关企业展开了攻势,分析人士认为,柯达最近连环起诉竞争对手侵权的“攻击性做法”反映了该公司的新策略,即将知识产权作为一项业务来经营。自2008年以来,柯达靠出售专利权获得了近20亿美元收入。2011年7月,柯达还聘用拉扎德投资银行负责出售1100个数码摄影方面专利权的事务,据投资公司MDB Capital估测,这项交易约值30亿美元。

  柯达近十年来一直在谋求转型,但始终未能走出困境。一些研发实力较强的企业在陷入困境之时,尤其是因发展策略失当而面临生存危机时,往往会从自身寻找暂时可供开发的利润源泉,一些原本毫不起眼的专利在此时就是那些尘封已久的商业宝藏。陷入困境的柯达屡提专利诉讼,主要还是解决公司的财政窘况。

  事实上,柯达并不是这样的先例。在1980年代后期,濒临破产危机的德州仪器(TI)到最后就是借其拥有的专利权,发起大规模地专利诉讼,获得了数以亿计丰厚收入,顺利度过了生存危机。

  但柯达最终会成为幸运儿还是会消失在时间长河中?2月9日,美联社采访了多位重组专家,得到的消息并不乐观,选择性地出售经营业务和专利,以及投注于有限几种新科技产品将维持柯达的生存。不过,柯达很难重归自己的黄金时代。重组咨询公司Development Specialists的CEO比尔·布兰德(Bill Brandt)认为,柯达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转型为一家知识产权公司。在此之前,柯达应先将旗下的专利产品组合待售,根据竞购方的出价来决定是否出售,抑或是保留着这些专利,几年之后再试图重振公司。

  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袁真富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只要柯达尚未走出困境,专利将是柯达重要的利润来源和生存依靠。柯达或许会继续保持高调的诉讼攻势,一方面可以继续获得赔偿或许可收入,另一方面,也可借此彰显其现有专利组合的价值,进而在将来的专利交易中讨个好价钱。”

  是的,现在柯达做的正是这些,可这又远远不够,并且看起来已经太迟了。对于现在仍旧尾大不掉的柯达而言,无论是出售现有专利或是通过诉讼提高自己的价格,都只能够供其喘息,而想重塑昨日的辉煌,希望却是如此的渺茫!